碳酸芬达

【ollieroy】cats in the cradle

我最近是中了什么毒了。
父子真是好哇我是不会放弃的。

-
当你想到父亲时下腹感到一阵温热的钝痛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十六岁的罗伊对自己说。这年他开始窜个儿,好像在两天之内拔到了一米八,脸的骨架跟着变得棱角分明,经历着学校中充满女性荷尔蒙目光的来回扫视。打卷的红头发好久没理,有那么一小绺垂到了他的额前,颜色鲜明得像太阳晒过的砖墙。他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他的变声期,因为他在学校里本来就是个不多讲话的酷哥(事实上是不想让别人听出他略微古怪的原住民口音),当他某天突然开口时,几乎所有女同学都要为他那把低沉的好嗓子倾倒了。于是他自己才意识到,在某种同频效应的影响下他的青春期终于来了。
但令他苦恼的并非是越来越短的裤子...

【ollieroy】rushing camelot

就一个短小的夏日调情,题目没意义,歌名,歌手名字roy harper,这首歌收在他的专辑the green man里,你说我能不开滤镜吗。
最近我的脑子里乌烟瘴气。一不小心就充满性暗示和underage了。




“我开始觉得。”罗伊说。他站在奥利的干泳池里,露出上半截赤裸的身子,在加州六月的阳光下白得闪闪发光,奥利鼻梁上的墨镜显然并非为此准备。他手掌撑着拖把,下巴支在上头,在烈日炎炎里弓起背回头望向在遮阳伞的荫蔽下给他督工的奥利。“你当初收养我只是因为你想找个免费给你除草漆墙擦泳池还长得漂亮的年轻劳动力。”
“你知道每年维护这么大个房子要花我多少钱。”奥利端起他的冰镇饮料喝了一口——他穿着沙...

我ship他俩
(顶锅盖逃

摸鱼,字面意义上的。
有加斯性转注意避雷。

赶在六月之前发就显得我很高产了

最近一直都在画妈

本来觉得他这个人很适合那种特工喜剧的AU,后来仔细想想他好像自己都说过他是个超烂的特工。要是有电影那青玉肯定是那种坏坏女主角。

他当特工的时候才二十吧,可以说是checkmate一枝花了。

不会画枪,随便画的。

不就是回坑吗。

画画是为了掩盖自己已经完全不会写东西了的事实。

悄悄咪咪摸个三批。


我真的喜欢画蜘蛛系的角色

画起来巨省事儿。

全球关爱罗伊协会会长兼全球关爱海王及其家属协会荣誉会员。
关爱箭家你我做起。
关爱海家人人有责。
兰德企业的CEO太太。
镭射眼永远是对的。

© 碳酸芬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