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芬达

人活着就是为了画雀.jpg

莫名其妙的箭家兄弟

最近很多事儿,忙,弄得我只想大搞特搞我想看的罗伊相关cp,各位喜欢的不喜欢的都请多多包涵,我写文减压来着。支持提名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配对,想写了会写。

当康纳看着暴怒的罗伊时,他想起了凯尔对他说过的话:红色的人永远在生气。他现在要将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谁都不能怪他,因为罗伊就是在生气。他这位好大哥在一尊维多利亚时期的花瓶前来回踱步,弄得他心惊胆战——那尊花瓶的市场报价是属于你会数错零的等级。他一刻都不敢放松地在书本后头盯着罗伊,为了缓解紧张他下意识的啃起了手指。罗伊停下来看向他。
“干嘛。”罗伊没好气的问道。他在开心的时候是个和颜悦色的大个子,但他在愤怒到寻思着怎么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完全是另...

莫名其妙的roygarth

被DA写的加斯气得不行,必须写写我重启前的小王子回一回血了。再怎么ooc也没有DA加斯ooc。

“兔子。”加斯说。
“当然。”罗伊握着方向盘,车平稳的开在清晨的华盛顿大道上。“兔子。”
“它们和海蛞蝓不一样。”加斯窝在红色法拉利的副驾驶上,被罗伊用安全带捆得严严实实。因为就在前几个小时罗伊才发现加斯乘坐日常陆地交通工具的经验少得可怜——他可是那个天天在水底下开亚特兰蒂斯黑科技千年隼的人,而显然千年隼没有安全带。况且加斯要像只爱尔兰水猎犬似的把脑袋伸出车窗外。罗伊必须遏制住因他那双紫罗兰色眼睛而狂飙出坐标系的车祸率。
“一点儿都不一样。”罗伊附和道。他心情很好,除了有点困,加斯今天的小鱼脑袋没在思考更加...

【jayroy】红移

累着写的。不知道这算什么。和尚念经絮絮叨叨。意识流失败。但也很发散了。

这篇和《孤岛》《焚风》组成jr分手莫名其妙理性万岁三部曲(不要相信

有很多事情,现在已经不怎么重要了的那一种,杰森想,它们总是令他在意,就像是鞋里的一粒沙就足以硌脚或是手指上的一丝肉刺就能让整个人的心情变糟。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既微妙又令人懊恼。它们在白天无关痛痒,但在一些特定时刻是沙尘暴和海啸。杰森总是在意它们。
你会说,无视它们就好了。时间是不断的流水可以抹掉一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事情不像是一条裂口、一块碎片,给点时间总会被磨平棱角变得圆圆润润。杰森觉得它们更像是望远镜上的一个污渍,当你在注视着更明显,更光辉的恒星似...

【wally&roy】泰坦塔里的韦斯莱双子

一些泰坦双胞胎的日常。是的我平时就是这么叫他们的不要试图纠正我。

-沃利如何应对罗伊的指控

“对于你的污蔑我只有两个疑问:一,为什么你的名字叫快手。”他说,挺胸抬头抱着臂瞧着罗伊。“二,为什么每个人都把我叫成快手。”
“对于你的狡辩我只有一句话,”罗伊也同样倔强地看着他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绿眼睛。“所有人把你叫成快手也不意味着你能吃掉冰箱里写着我名字的布丁。”

-万圣节

他们俩的第一站当然是绿灯侠,他是所有英雄里给孩子糖给得最多的一个。因为他自己本身没有带着孩子,所以也没有一些小孩会蛀牙的考虑。
他们悄悄的从背后接近那个发着绿光的大家伙,大叫一声:“不给糖就捣蛋——!”
哈尔很配合地假装被吓了一下,摸摸他们...

去母鸡买了个本子画了一画封面(

【ollieroy】cats in the cradle

我最近是中了什么毒了。
父子真是好哇我是不会放弃的。

-
当你想到父亲时下腹感到一阵温热的钝痛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十六岁的罗伊对自己说。这年他开始窜个儿,好像在两天之内拔到了一米八,脸的骨架跟着变得棱角分明,经历着学校中充满女性荷尔蒙目光的来回扫视。打卷的红头发好久没理,有那么一小绺垂到了他的额前,颜色鲜明得像太阳晒过的砖墙。他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他的变声期,因为他在学校里本来就是个不多讲话的酷哥(事实上是不想让别人听出他略微古怪的原住民口音),当他某天突然开口时,几乎所有女同学都要为他那把低沉的好嗓子倾倒了。于是他自己才意识到,在某种同频效应的影响下他的青春期终于来了。
但令他苦恼的并非是越来越短的裤子...

【ollieroy】rushing camelot

就一个短小的夏日调情,题目没意义,歌名,歌手名字roy harper,这首歌收在他的专辑the green man里,你说我能不开滤镜吗。
最近我的脑子里乌烟瘴气。一不小心就充满性暗示和underage了。




“我开始觉得。”罗伊说。他站在奥利的干泳池里,露出上半截赤裸的身子,在加州六月的阳光下白得闪闪发光,奥利鼻梁上的墨镜显然并非为此准备。他手掌撑着拖把,下巴支在上头,在烈日炎炎里弓起背回头望向在遮阳伞的荫蔽下给他督工的奥利。“你当初收养我只是因为你想找个免费给你除草漆墙擦泳池还长得漂亮的年轻劳动力。”
“你知道每年维护这么大个房子要花我多少钱。”奥利端起他的冰镇饮料喝了一口——他穿着沙...

我ship他俩
(顶锅盖逃

全球关爱罗伊协会会长兼全球关爱亚特兰蒂斯生物协会荣誉会员。
本职写罗伊兼职画罗伊。
兰德企业的CEO太太。
镭射眼永远是对的。
And I need comments pls
Thank you for reading all these bullshit.

© 碳酸芬达 | Powered by LOFTER